圈粉无数的许渊冲先生自传中谈难忘的大学情缘

发布时间:2017-04-21 21:02   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 阅读次数:

[摘要]农历年初,96岁的许渊冲先生做客央视的文化节目《朗读者》,和董卿的一席对谈感动了很多观众,为他圈粉无数。

许渊冲,北京大学教授,著名翻译家。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外文系,毕生致力于翻译工作,在国内外出版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李白诗选》《西厢记》《莎士比亚选集》《红与黑》《包法利夫人》《追忆似水年华》《约翰•克里斯托夫》等中、英、法文学作品120余部,是中国诗词英法韵译的唯一专家。2014年获翻译界最高奖项——国际译联"北极光"杰出文学翻译奖,成为了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。

农历年初,96岁的许渊冲先生做客央视的文化节目《朗读者》,和董卿的一席对谈感动了很多观众,为他圈粉无数。尤其是当谈到他大学时期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恋,在节目中朗读林徽因的《别丢下》时,许渊冲先生声泪俱下。在不久前出版的自传《梦与真——许渊冲自述》中,许先生也谈到了这段大学情缘,以下内容由澎湃新闻经该书出版方河南文艺出版社授权发布。

翻译家许渊冲追忆往事,曾用林徽因诗词追求女同学

我在中学时代,来往的都是男同学。小学如涂茀生、薛蕃荣,初中一年级如欧阳谧、廖延雄,二年级如爱好集邮的同学,三年级如同寝室的盛思和、王树椒,到高中毕业时就是上一章提到的文、法、理、工、农、医“六路大军”。入大学后,才开始和女同学有接触。

我感到和女同学在一起,有和男同学在一起感受不到的乐趣,我想,应该扩大交游的圈子了。

我们看到远处西山灯火,同学周基坤问我读过林徽因的诗句“一样是隔山灯火”没有。那时林徽因正在为联大盖新校舍,我只读过徐志摩为林徽因写的《偶然》,没有读过林徽因写的“一样是隔山灯火”。周基坤告诉我,徐志摩去世后,林徽因经过他的故乡,看见远山的灯火,就写了一首《别丢掉》,全诗如下:

别丢掉

这一把过往的热情,

现在流水似的,轻轻

在幽冷的山泉底,

在黑夜,在松林,

叹息似的渺茫,

你仍要保持着那真。

一样是明月,

一样是隔山灯火,

满天的星,

只有人不见,

梦似的挂起。

你问黑夜要回

那一句话——

你仍得相信

山谷中留着

有那回音!

“这一把过往的热情”,是爱情,是友情?从“你需要保持着那真”看,爱情的可能性更大。“你问黑夜要回那一句话”,什么话?是情话吗?如果不是,山谷留有回音又有什么意思?这样朦胧的诗句,表示朦胧的感情,译成英文,寄给一个朦胧的意中人,不也很美吗?

Don’t cast away

This handful of passion of a bygone day,

Which flows like running water, soft and light,

Beneath the cool and tranquil fountain

At dead of night

In pine-clad mountain,

As vague as sigh: you

Should ever be true.

The moon is still as bright,

Beyond the hills twinkles the same light.

The sky besprinkled with star on star,

But I cannot see where you are..

You’d seem,

Hanging above like a dream,

To ask the dark night to give back your word,

But its echo is heard

And buried, though unseen,

Deep, deep in the ravine.

还有一种可能,山谷中留下回音的,就是徐志摩写的那首《偶然》。现在把《偶然》原诗和译文抄录于下:
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

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——

你不必讶异,

更无须欢喜——

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。

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

你有你的、我有我的,方向。

你记得也好,

最好你忘掉。

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!

I am a cloud in the blue sky,

Casting by chance my shadow from on high

On the waves in your heart. You need feel nor cheer

Nor surprise, for at a glimpse it will disappear.

On a dark night at sea we met,

You have your end and I have mine.

Haply you may remember or forget

The exchange of glances that shine.

自然,我的意中人和林徽因不同,她是一片云彩,投影在我的波心,她不会讶异,我怎能不欢喜?我们相逢在白天的课堂,有共同的学习方向,她可能不记得我转瞬消失的踪影,我怎能忘记她眼中放出的光芒?1939年7月12日,我把这两首译诗和一封英文信放到女生宿舍信箱里。记得有一次钱锺书先生讲课时碰到my mind to 中没有动词,周基坤提出这个问题,钱先生说是 to前面省略了verb to be。我为了表现自己学了立刻会用,就在信上写了一句 my mind to make your acquaintance(我一心想和你交朋友)。不料后来周基坤一查书,发现原文是I made up my mind to,我真是弄巧成拙了。

相关文档: